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—建议中文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主题

听众

758

积分

小学六年级

发表于 2009-5-8 13:48:54 |显示全部楼层
新民群英传 落花飞絮茫茫,古来多少愁人意。游丝窗隙,惊飙树底,暗移人世。一梦醒来,起看明镜,二毛生矣。有葡萄美酒,芙蓉宝剑,都未称,平生意。 我是长安倦客,二十年、软红尘里。无言独对,青灯一点,神游天际。海水浮空,空中楼阁,万重苍翠。待骖鸾归去,层霄回首,又西风起。 ——清 文廷式《水龙吟》 楔子 悠悠五千年历史,乱治更迭,仿佛轮回。其实,自今日观昨日,道理极其简单。凡百姓有最多的权力,实现权力的手段畅通之时,为治世:凡百姓权力被剥夺,申张权力的道路被堵死之时,为乱世。 乱治之间,英雄辈出。得民心者,鼎定天下。亦有盅惑民心,窃国而踞者,终被唾弃。亦有以武力开国,暴虐治天下者,国祚速绝。唯有视民如父母,敬民如天地者,国运久长。然而,人息政亡,徒令后来者慨叹、思索。 中华民族,智者辈出。数千年来,是不是有试图超越轮回,新法治国者呢?我想,应该有,肯定有。但是,中国的文化传统是成者王侯,败者寇。那些治国的新法,大约为当朝者隐,或为后来者弃,难以传之后世。 今日之收藏界,多以获暴利为收藏第一标准。我是喜欢古籍善本的人,常常于空闲时,游荡于古旧市场。一年前,我从一白发老者手中,收得一堆重约5斤的“烂纸”。老者自云不识字,我却如获至宝。 更令我惊奇的是,我从中发现了三卷手写古书。令我遗憾的是:字皆繁体,且删改众多,几不可识。所喜的是情节完整,人物丰满。 我于陋室之中,废寝忘食,夜以继日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则题曰《新民群英传》。 该书作者署名为东村居士。翻遍历史,搜遍百度,找不到该人信息。看来,原著者是存心不为后人所知了。至于我,也是署个笔名一六三居士吧!五千年历史,几人名字留到了今天呢?数百年后,又会有多少轰轰烈烈的事迹烟销云散,又会有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由功臣变成罪人呢? 闲话少叙,且看书中故事:
踩过的脚印

主题

听众

5172

积分

版主

发表于 2009-5-8 13:56:26 |显示全部楼层
开篇颇有气势 等待下文

主题

听众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09-5-8 19:12:29 |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中。

主题

听众

758

积分

小学六年级

发表于 2009-5-9 11:44:37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一回 双胞胎生逢乱世

国之将亡,天降灾异。其实天灾不是最可怕的。最最可怕的是人 ~祸:朝廷F·B于上,贪官污吏横行于中,暴徒乘势抢劫弱者于下。再加上,英雄豪杰起于草莽,承天意,顺民心,则貌似庞大的国家转瞬崩塌。 话说某朝某年间,全国连续三年大旱,数省良田几乎颗粒无收。朝廷假意慈悲,连下罪已诏,情真意切,痛不欲生。实际上,宫廷内依旧山珍海味,醉生梦死,骄奢淫逸如故。 深受愚民政策毒害的百姓则顽强地生活着,天真地盼望着朝廷派包龙图一样的清官来拯救他们,固执地盼望着丰收到来的那一天…… 田地里虽颗粒无收,但是,百姓们生儿育女的能力却依旧顽强。然而,很多怀了孕的女人往往等不到临产时候,就已命归黄泉了。即便,有些能够生了孩子的家庭,也往往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饿死。有时,甚至易子而食。(那一刻,人还是人吗?) 卧龙镇是中原大地一个重镇、名镇。据当地县志记载:自宋始,此地已成为船来车往、商贾云集、生意兴隆、人口稠密的繁华巨镇。 单说此地有一户姓梁的人家。世代以务农为生,以老实厚道做人,以拥有更多的土地为家训。到了梁明德手里,土地已经有了六十六亩,更令人骄傲的是:虽然辈辈单传,但已四世同堂。最小的是新婚不久的梁明德夫妇。算命先生张铁嘴合八字时,信誓旦旦地说:这一对夫妻肯定会生双胞胎,是两个大胖小子,而且将来前程不可限量。 一家人高兴得合不拢嘴,尤其是须发皆白的老太爷,哈哈大笑:你到底是张铁嘴还是张巧嘴呢? 张铁嘴连连摆手:天机不可泄露!天机不可泄露! 小两口听在耳里,记在心里。床第之上,倍加努力。然而,一年过去,颗粒无收。 更为残酷的是,大旱灾来了。起初,一家人并不是特别在意。因为,家里还囤积着上万斤的余粮。然而,匹夫无罪,怀壁其罪。尽管他们主动地扶危济困、施舍穷苦,但是,他们还是被一群自称“替天行道”的人抢劫一空。 当旱灾进入到第三个年头时,三十多口的一大家人,仅仅剩下了老太爷和梁明德夫妇。八十多岁的老太爷含混不清地说:一天看不到孙子,我就一天不死! 四月初七的深夜,怀孕才七个多月的梁明德的老婆,突然梦到两轮红日一并入怀。她吓得从梦中惊醒。第二天早上,两个皮包骨的孩子相继出生:两个全是带把儿的!。 清脆的啼哭惊醒了昏睡的老太爷,老人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爬了起来。正在这时,梁明德走了进来。 当梁明德将生了两个儿子的消息告诉老太爷后,老太爷仰天大笑:“哈哈哈!哈哈哈!哈哈……!”紧接着,咕通一声,栽倒在地。 老太爷走了!“一天看不到孙子,就一天不死”居然成了他的谶语,也许他一直是靠这个信念顽强地活着,然而,一旦梦想成真,则神消形散。 老太爷的丧事异常简单。几抔黄土之下,一领破席之中,裹着骨瘦如柴的老人。即使如此,这座穷困潦倒的新墓还被挖掘一空,徒留下一堆白骨。 梁明德痛在心里,但也只能忍着剧痛,捡拾一些老太爷用过的衣冠,和残留的尸骨重新葬埋。 冷冷的月光下,痛不欲生的梁明德跪在老太爷的坟前。他已经跪了大半天了,他觉得对不起老太爷,他要从今晚起在老太爷的坟边睡上九九八十一天,他要保护老太爷的骸骨不再受到惊扰。 天为被,地作床。梁明德仰望着星空。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抬头看看星空了。夜空中,星星仍像童年时闪闪烁烁,月光也一样的皎洁明亮,云彩仍顽皮地追逐着月亮。 望着望着,梁明德泪如雨下。 如果是风调雨顺的季节,此刻正应是忙忙碌碌。田野里,到处是争先恐后的生长,说说笑笑的庄稼人,来来往往的牲畜,打打闹闹的娃娃,快快乐乐的笑脸…… 世界上根本没有神仙。因为神仙是普渡世人,救苦救难的。如果有,他们有什么理由让老百姓遭此大难?又怎么忍心见死不救?…… 此刻呢?到处是死亡的气息。生不如死。梁明德越想越伤心,越伤心越控制不住胡思乱想。直到三更时分,梁明德才昏昏睡去。 梁明德刚刚睡着,一条黑影悄悄地来到了他的身旁。 这黑影是一只狼,一只饿极了的狼。 自从人类遭灾,狼们也艰难的生活着。以前,它们很少主动伤害人类,而今,却也不得不与人争食,甚至是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,以人为食。 这只饿极了的恶狼围着梁明德转了三圈之后,迅速地向梁明德的颈部猛抓过去。 睡梦中的梁明德忽感颈部刺痛,大叫一声,坐了起来。 饿狼也吓了一跳。继而,再次向梁明德面部扑去。 梁明德只觉得眼前杀气逼人,下意识地用手一挡。肉身岂能挡得住利爪。两相接触,梁明德右臂顿时鲜血淋漓。 这鲜血令梁明德完全清醒,也兴奋了饿狼的神经,饿狼发出了一声快乐的长嚎。 梁明德从来没有跟狼搏斗过。但,他有过多次和疯狗搏斗的经验。他迅速地站定身形。饿狼见状,直扑梁明德的双腿。梁明德毫无惧色,赶紧往旁边一跳,躲过了饿狼的猛扑。紧接着,他抬起右腿。向饿狼的腹部踢去。 饿狼迅速转身,奔向梁明德的身后。 梁明德赶紧来了个“旱地拔葱”。他想高高跃起,并重重地踩在饿狼的背上。不料,由于长期饥饿的原因,他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他只蹦起了二十多公分高。 当他落下时,饿狼正要扑到眼前。 情急之中,他只得使劲全身的力气,用拳头朝着饿狼砸去。说是砸,其实,就是本能的战斗。 饿狼却猝不及防。梁明德的拳头恰好砸在了饿狼左侧头部。只听得饿狼一声惨叫,飞了出去。恰巧头部撞在了远处的一块墓碑上。饿狼立刻倒在地上,四脚抽搐,口吐鲜血。 梁明德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。情不自禁地念起了“阿弥陀佛”。每次杀生,他都会念诵佛号,他也知道应该念往生咒,但他记不住,只得如此超度亡灵。他也是为自己的杀生之罪寻求心灵的解脱,乞求佛祖的原谅。 功夫不大,狼断了气。 梁明德不禁喜上心头。这是多么丰盛的食物啊!至少,至少,可以吃上七、八天。 “谢天谢地,谢谢老太爷!”。梁明德跪在地上,连磕了九个响头。 黎明时分,梁明德扛起饿狼的尸首往家中赶去。一路之上,白骨露于野,处处无鸡鸣。当他快到家门时,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儿子们的哭声。“哇哇哇……”一声声剜着他的心。 他赶紧加快脚步,冲进家门。 妻子正怀抱着一个娃娃喂奶,另一个娃娃躺在炕上,使劲干嚎。 “都是饿的呀!”。梁明德心中明白,他感激点火,开始烧烤饿狼。 功夫不大,烤狼肉的香味开始在院子里弥漫开来。也许是哭累的原因,两个娃娃相继停止了号啕,进入了梦乡。 梁明德迫不及待地撕下两块肉来。一块递给妻子。妻子赶紧放在嘴里,使劲地嚼呀嚼,嚼呀嚼。 正当他们吃得正香的时候,一群衣衫褴褛、面黄肌瘦的孩子们渐渐地走到了他们的跟前。他们是被香气吸引过来的。

主题

听众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09-5-9 23:33:32 |显示全部楼层
阿弥陀佛!

主题

听众

5172

积分

版主

发表于 2009-5-10 09:27:34 |显示全部楼层
好情节,好笔法,继续!!

主题

听众

758

积分

小学六年级

发表于 2009-5-10 17:57:09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二回 元宵节兄弟猜谜

梁明德和妻子猛地发现了孩子们。梁明德先是一愣。接着,从狼身上撕下一块肉来,递给孩子们。 孩子们一片欢呼,一个个举起手,高呼着“我,我,我!”,争先恐后地抢上前来。 梁明德见状,大手一挥:“别抢,别抢,人人都有份!”他一边说,一边给孩子们一块又一块地撕肉。 梁明德的妻子看在眼里,泪如雨下。 梁明德苦笑着安慰道:“多吃一口,也就多活几天,少吃一口,早死几天。这年月,生不如死,早死还早托生呢!”。 梁明德的妻子哭得更响了。 梁明德用手一指正在狼吞虎咽的孩子们,说道:“他们也都是人啊!咱们哪能见死不救呢!老太爷从小就告诉咱们: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再者说,生死由命。好心人,天不负。老天爷不会亏待我们的!” 等孩子们散去的时候,仅剩下了狼头和狼骨上的一些残肉。梁明德夫妇却视若珍宝,并小心翼翼地将其收拾好,收藏好。 大旱依旧持续。新生的两个娃娃却浑然不解人世间的苦难与不幸,只知道饱了睡觉,饿了哭闹。望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娃娃,梁明德夫妇不知所措。 张铁嘴有气无力地劝说:你们老梁家就是单传的命。留一个,送一个吧!不然的话,两个娃娃都得饿死。 “何止是娃娃饿死?我们一家人都会死,只不过是早点儿、晚点儿的区别!没有送的必要。”梁明德面无表情。 “不扑腾扑腾,你们对得起老太爷吗?”张铁嘴面露责难。 “送人?这年月,谁要孩子呢?!”梁明德苦笑着摇头。 张铁嘴却不再说话,只是向天空指了指。 梁明德心有不甘:“张老先生,那送出去,是福是祸呢?孩子是生是死呢?将来是好是坏呢?” 张铁嘴却连连摆手:天机不可泄露,天机不可泄露! “两个娃娃都是父精母血,把哪个送出去呢?”梁明德夫妇几经商量,决定以拈阄儿的方式,定两个娃娃的去和留。 拈阄儿之前,梁明德为孩子起了名字。兄名梁世群,弟名梁世英。 梁明德将两个阄儿扣在碗底,口念阿弥陀佛。晃了无数次之后,他将右手伸了进去。拈到谁的名字,谁就是被送出去的可怜人儿。 拈出来的名字是梁世群。夫妇二人望着两个娃娃抱头痛哭。 世界上有很多事想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 当梁明德抱起梁世群,准备往外走时,他的老婆一下子拦住了他。 “你——”梁明德不知所云。 “别送了!”妻子眼含热泪,手拍胸脯,“要死,我先死!”。说完,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 话虽不多,却字字掷地有声。 一瞬间,梁明德的眼泪模糊。他赶紧放下世群。双手搀起地上的贤妻良母:“别,别这样!世群、世英咱都留下,咱们谁都不会死!……” 夫妇二人互相为对方擦抹眼泪。然而,眼泪仍如决堤的洪水。 天有不测风云。 当天晚上,瓢泼大雨骤然而至。而且一下,就是整整七天。七天里,无数幸存的人们都跑到大雨中,哭着跳着笑着闹着。甚至有人喜极而疯。 梁明德夫妇亦如中了疯魔般,看着两个孩子哭了笑,笑了哭,哭了又笑,笑了又哭。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一转眼,六年时光过去。世群、世英俱成长为英俊、聪明的小孩子。梁明德的家业也再次兴旺起来。 梁明德及时地为两个娃娃专门聘请了私塾先生,教授三字经、百家姓、千字文,四书五经等课程。两个孩子长相相似,但对读书的兴趣却有天壤之别。世群爱书如命,敬请如父。世英则视书如仇,常常以顶撞老师、搞恶作剧为乐。 张铁嘴掐指一算,开了金口:“这两个孩子各有才俊,但生而相克,将来必有一争。” 梁明德早已不再相信张铁嘴的掐算,但仍很谦逊地点头,并附合着说话:“张老先生,有破解的方法吗?” 张铁嘴却连连摆手:天机不可泄露,天机不可泄露! 单说这一年元宵节。中国有着几千年的专制历史,专制遗留随处可见、可知、可感。拿节日来说吧,很多的节日都与帝王将相有关。不过,当这些节日来到民间,就成为百姓们狂欢的好日子。 元宵节也不例外。 相传,元宵节是汉文帝时为纪念“平吕”而设。汉高祖刘邦死后,吕后之子刘盈登基为汉惠帝。惠帝生性懦弱,优柔寡断,大权渐渐落再吕后手中.汉惠帝病死后吕后独揽朝政把刘氏天下变成了吕氏天下,朝中老臣,刘氏宗室深感愤慨,但都惧怕吕后残暴而敢怒不敢言。 吕后病死后,诸吕惶惶不安害怕遭到伤害和排挤。于是,在上将军吕禄家中秘密集合,共谋作乱之事,以便彻底夺取刘氏江山。 此事传至刘氏宗室齐王刘囊耳中,刘囊为保刘氏江山,决定起兵讨伐诸吕随后与开国老臣周勃,陈平取得联系,设计解除了吕禄,“诸吕之乱”终于被彻底平定。 平乱之后,众臣拥立刘邦的第二个儿子刘恒登基,称汉文帝.文帝深感太平盛世来之不易,便把平息“诸吕之乱”的正月十五,定为与民同乐日,京城里家家张灯结彩,以示庆祝。从此,正月十五便成了一个普天同庆的民间节日——“元宵节”。 元宵节是新的一年里天上第一次月圆,人间第一次月半。元宵节前后三天,朝廷往往取消宵禁的限制,以方便人民赏灯,称为“放夜”。在这难得的三夜内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贩夫走卒,无不出外赏灯。以致于很多城市里车马塞路,人潮汹涌,热闹非凡。很多州县都不惜巨资搭建灯轮、灯树、灯楼等等新花样,巧夺天工,精美绝伦,还有“打灯谜”耍龙灯、耍狮子、踩高跷、划旱船扭秧歌、打太平鼓等传统民俗表演。古人有诗: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。游骑皆秾李,行歌尽落梅。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。 世群、世英兄弟俩早早地就盼望着“放夜”的到来。尤其是世群,听说猜灯谜有奖品,更是喜不自胜。他好想凭借自己的知识与智慧,为父母、弟弟赢得奖品。 午饭刚过,梁明德夫妇就开始准备带两个孩子进城赏灯。安全是第一位的。梁明德特意选择了两上最贴心的家人分别作为世群、世英的“保镖”。并千叮咛、万嘱咐。 卧龙镇距安亭县城约五里。残冬的原野是荒凉的,一路之上,枯藤老树,寒风凛冽。但世群、世英如同发现了新世界,兴奋地跑来跑去。黄昏时分,梁明德夫妇、世群、世英以及两个家人来到了安亭县城。 县城已成不夜城,人如海,灯如潮。家家户户都悬挂五色灯彩,彩灯上描绘了各种人物,舞姿翩翩,鸟飞花放,龙腾鱼跃。梁明德一家人一路走,一路赞,啧啧连声,叹为观止。 正前行间,忽然看到一土台之上有一张木桌。桌上摆着一筌,筌中有一尾新鲜鲤鱼。旁边站立一位道长。只听道长向桌上一指,对围观的群众说:“这是一个谜,谁猜中此谜,鲜鲤与竹筌拱手奉送,分文不取。”人群开始议论起来。世群略加思索,走到跟前,旁若无人从竹筌之中,拿出鲤鱼,并向父母身边走去。道长心中暗喜,面上却露出焦急之态,大喝一声:大胆娃娃,竟敢抢我的东西? 世群头也不回地走到父亲跟前。 梁明德有些发慌,迈步上前,意欲陪罪。世群却一把拦住父亲:爸,没事的! 只听道长再次喝道:哈哈!竟然不怕!好好好!有本事,你把竹筌也拿走! 世群不慌不忙,连连摆手。 这时,道长猛然笑了:哈哈哈!好聪明的娃娃!回来吧!把鱼和筌全部拿走吧! 人群一片哗然。世群却不急不慢地走到道长跟前,深鞠一躬,连连称谢。 道长说:“给大家解释解释吧!” 世群不急不慢地说:筌者所以在鱼,得鱼而忘筌! 人群中顿时一片赞叹之声,梁明德的妻子情不自禁抱起世群,亲了又亲。 这时,道长又从旁边拿出一幅水墨画来,画中央是一条浑身长满黑毛的狗。道长高声说道:“此画是一幅谜语画,打一个字。有买者付银三十两,猜中者一文不取,赠送此画!” 话音刚落,世英就冲到了近前。抢过画来,扭头就走。道长以为,又是刚才的世群。他不由得心中欢喜,面上却仍做焦急之态,大喝一声:“把我的画留下!” 这一次,梁明德仍是很紧张。因为他知道,世英向来好读书,喜欢淘气。 正思忖间,世英走到了他的跟前,悄声说道:“爸,别怕!我哥拿得,我就能拿得!” 世群在旁赶紧说:“弟弟,你歪打正着了!谜底是默字。‘默而识之’的默!” 世英恍然大悟,哈哈大笑。 道长也转怒为喜:“哈哈哈!好聪明的孩子,你又猜中了!请说出谜底吧!” 世英朗声说道:“谜底是默字。默,默,默……”。世英一下子忘记了哥哥说的另外一句话了! 世群见状,赶紧小声提示:“‘默而识之’的默!” 世英说道:“‘默而识之’的默!” 这时,道长才发现先后猜中谜语的孩子,不是一个人,而是双胞胎兄弟。围观的人们也是一个个称奇。 梁明德夫妇心中欢喜,笑容满面。

主题

听众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09-5-10 19:53:22 |显示全部楼层
有武侠小说的味道。

主题

听众

5345

积分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09-5-11 12:35:21 |显示全部楼层
真有高人啊。怎么像武侠小说呢。不错,好文笔。学习了。

主题

听众

758

积分

小学六年级

发表于 2009-5-11 20:09:24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三回 铁嘴违命泄天机

正当一大家人欢欢喜喜的时候,忽听有人高喊:“着火了!着火了!快跑啊!” 人群立刻慌乱起来,一边惊呼,一边夺路而逃。 梁明德夫妇赶紧各自抱起一个孩子,跟随人流,往外逃跑。两个家人也跟随保护。 人都是自私的,尤其是在本能的支配下。街道之上本来就是人挨人,人挤人,这样一来,更是乱成一窝蜂。但见逃难的人们自己顾自己的狼奔豕突。见空就钻,见路就抢。前面有人,他们就用力推,使劲搡。可怜了那些老弱病残幼,转瞬间就被人推倒在地,并被随后的人流踩踏,甚至被活生生的踩死。 梁明德夫妇起初还能相互照应,可转瞬间,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,卷入人流,消失不见。两个家人也是心有余力不足,眼巴巴地看着主人被冲散。 单说梁明德的妻子紧紧抱着世群,在人群中,被挤过来撞过去。世群心疼妈妈,却不懂危险,总一遍遍地喊着:妈妈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。我自己会走! 梁明德的妻子深知危险,一边给世群讲道理,一边思索着出路。 忽然,她心生一计。只见她不再随着人流的方向前进,而是渐渐地向街道边的胡同靠近。 由于人群太乱,过了好长时间,她才挤出队伍,拐进胡同。 “大火肯定不会烧太长时间,在人群中,随时都有被踩踏的危险。在这里,只要耐心地等到人群散尽,只要大火未至,再走也不迟。”梁明德的妻子心中暗想。 “妈妈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吧!”梁世群一边说,一边在妈妈的怀里挣扎。梁明德的妻子也确实很累了,她放下世群,向街道观瞧。 懂事的世群也大睁双眼,四下观望。 但见街道之上,人人奋勇,个个争先,大呼小叫,你抢我夺,你拉我扯。也有趁火打劫的,抢过别人的东西就跑,也有贪图财物的,奋不顾身地捡拾东西…… 梁明德的妻子既暗中庆幸,又心急如焚。她的心里惦记着世英和丈夫。然而,怎么望也望不到。 正当她心乱如麻的时候,忽觉脑后一阵风声。“不好!”她自觉不好,急欲转身。然而,一瞬间,就被从背后袭来的木棒打倒在地,立刻昏迷。 世群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 这时,一个蒙面大汉冲了过来,唰地一声,一个黑影向世群的头上罩了下去。 世群还没来得反应,一个硕大的麻袋已将其完全罩住。紧接着,那大汉迅速地将口袋扎紧,并扛在肩上,转身而去。 起初,世群本能地乱喊乱叫。可是,时间不长,他停止了哭喊。他猛地明白:这样的做法徒劳无益。要想重见天日,要想重新回到父母身边,唯有在适当的时机,对绑匪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 想到这儿,他开始思考说服绑匪的方式和方法。 蒙面大汉肩扛着麻袋里的世群,专捡胡同钻。七拐八拐,穿出了县城,来到了一片密林跟前。他放下麻袋,卸下面罩,露出一脸的狰狞。 他先从怀中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,然后,将麻袋口慢慢解开。 世群不慌不忙地从麻袋里爬了出来,原地不动地站在蒙面人的对面,脸上不悲不喜。 大汉心中一惊。按他的经验,小孩一般都会夺路而走,或者跪地哀求。 “你,你怎么不跑?”大汉直言爽语。 “有用吗?”世群反问道。 “你不怕死?” “谁都会死,早与晚而已。” 大汉一时之间,竟然语塞。过了好久,他再次发问: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 “当然知道。父之子,妻之夫,子之父。” “有意思。”大汉居然被逗乐了。“那你说说,我是干什么的?” “干事业的!” “事业?” “事业,事业,凡做事,皆有事。善事有善业,恶事有恶业。善有善报……” “住嘴!”大汉突然变脸了。 世群愣住了:他为什么不爱听了?难道我说错了? “实话跟你说。我是人贩子。” “人贩子?贩卖人口?”世群真的不太理解。 “对,我的事业就是把你卖掉。” “哦。”世群还是不太理解。 “走吧!上路!”大汉说完,捡起麻袋,就要往世群头上罩。 “且慢!”世群赶紧喊道:“不要把我装进麻袋里。我会乖乖地跟你走的!” “你不闹事?” “闹事!?闹事有用吗?”世群反问道。 “好!好聪明的孩子!我一定要把你卖到好人家,卖个大价钱。!”说到这儿,大汉将手中的匕首在世群眼前一晃:“不过,如果你敢闹事,别怪它不长眼睛!” 世群的心凉了半截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那些劝人向善的道理怎么会不起作用呢? 按下世群另想逃跑之策,暂且不提。再说世群的妈妈。当她苏醒过来时,天已近大亮。她的第一反应是呼喊世群。然而,无人应答。 难道是自己回家了吗?不可能。世群绝对不会放下我不管,再者说,他也不根本不认识回家的路。肯定是被坏人劫走了!拐卖还是……她不敢再往下想了。 她赶紧挣扎着爬起来,扶着墙,逐街逐巷的寻找世群,呼喊世群。 然而,怎么寻也寻不到。无奈之下,她只得转回家中。家里也是一片混乱。梁明德也正如砂锅上的蚂蚁。当他看到妻子一个归来时,他一下子懵了。 “世……世……世群呢?”他竟然变成了结巴。 妻子的心一下子碎了。身子趔趄了几下,瘫倒在地。 丢失世群的消息很快地在镇里传扬开来。举镇之人,莫不叹息。皆自发地东奔西走,扫听打探,帮忙寻找。然而,七天过去,音讯皆无。 梁明德的妻子如中了疯魔一般,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。 有人建议梁明德找张铁嘴算一算,梁明德闻言,泪如雨下:难道梁家只能世代单传吗? 在众人的陪同下,梁明德来见张铁嘴。 张铁嘴或许真的有些道术,七十多岁的人,依旧鹤发童颜,丝毫不显老态。 岂料,张铁嘴在听清原委后,先是放声大哭,继而大笑。如此三番。 梁明德心急如焚,却不敢发言相问。 过罢多时,张铁嘴开口说话,语气沉重:“我一生算命无数。越算越准,越老越真。学艺之初,师父告诉我,天机不可泄露,天机不可泄露。数十年来,我一直谨遵命、行规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无数次,不得不眼看着人家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。如今,我很困惑:算命是为了什么呢?明明预知了灾祸,却不能说出祈禳之术,这又算什么呢?从今以后,我要做一个背叛师命之人,逆天行事之徒!算到什么就说什么,不过,我非神仙,算出来的有准有不准,还请诸位多多担待!” 说到这儿,张铁嘴用手一指梁明德:“明德,你想听我说么?” 梁明德赶紧应答:愿意愿意。 张铁嘴:既然如此,那请众人退下。 众人陆续散去。 张铁嘴紧闭双目,掐算多时,开口说道:明德,你记清了,世群、世英将来皆有帝王之位,但天无二日,二人必定会逐鹿中原,一死一伤。 梁明德赶紧问道:那有没有祈禳之法呢? 张铁嘴摇摇头:祈禳之法,确实没有。不过,有两句话,你要记清:世群莫入桃花涧,世英莫登落英山。 梁明德连忙在心中重复:世群莫入桃花涧,世英莫登落英山。世群莫入桃花涧,世英莫登落英山……记清之后,他开口问道:“难道我还有机会见到世群?” “有,有机会。” “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?” “我只知道他往东南方向而去,具体在哪儿,我也不清楚!” “那我能追上他吗?” “不知道。愿意追就追追看吧!” 梁明德连忙告退。回到家中,赶紧派出两个家人向东南方向追去。 第二天,又派出两个家人。 第五天,又派出两个家人。 一个月后,三批家人相继归来,均无所获。 当梁明德再次找到张铁嘴,将消息告诉老人家时,老人家仰天长叹:“唉!天意虽可知,天命终难违!好好教育世英吧!”
返回 发新帖 回复

Powered by Discuz! X3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( 冀ICP备12023259号 )
返回顶部